•  联系电话:0915-3356512
  •  投稿邮箱:allhack4u@akxw.cn
 > 文旅 > 文化安康
十年堆叠寄相思
2022-01-14  来源:本站原创

□ 张盼s4f安康新闻网

每年一入冬,就有很多老人离去,春节临近,尤其如此。s4f安康新闻网

每日往返五里上班的路上,如果看见国道边有搭起的塑料大棚、花花绿绿的拱门、来来往往披麻戴孝的人,我就知道,又有一个老人在与这个世界做最后的道别了。我总在这种时候想起去世的爷爷。s4f安康新闻网

贾平凹说:“人活着的时候,只是事情多,不计较白天和黑夜,人一旦死了日子就堆起来。”爷爷离开整整十年了,这十年间,在我心里堆叠了一些什么呢?我想,是那些没有泪水也并不浓烈的、不经意间的失落和思念吧。s4f安康新闻网

当我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,当我力挽狂澜在公务员考试中成功逆袭的时候,当我身穿婚纱望向台下的时候,当我听见孩子第一声啼哭的时候,我是多么希望我的爷爷还在。我想,如果他在的话,一定会一如往常的,穿一身整整齐齐的行头,戴上他擦得干干净净的小圆眼镜,把头发梳得锃光瓦亮,昂首挺胸,高视阔步地走进我的工作单位,坐在婚礼的贵宾席最前面,第一个抱起他眼睛还未睁开的小重孙,然后挺直了腰板,眉毛一扬,用再也不能更骄傲的语气对身边的人说:看吧,我张家的后人,就是有出息!s4f安康新闻网

我从未见过一个人,能像爷爷这样毫不掩饰、毫不吝啬地表达他的喜爱与赞美。他常说,不仅自己的后人比别人的有出息,自己种的果树,养的牲畜都比别人家的好。也许那些果树牲畜和我一样,把爷爷的夸赞听到了心坎里,所以有了更多的自信,还真比别人家长的好一些。夸奖之外,爷爷也会对晚辈严加管教,要求我行要端坐要正,不许跷二郎腿,饭桌吃饭时长辈不落座我不落座、长辈不动筷我就不动筷等等。其实不止晚辈,在爷爷眼里,家里的猫猫狗狗、鸡鸭牲畜都是“通人性、可教育”的,偶尔猪在圈里闹腾,只听爷爷大老远一声厉吼“没出息的东西,闹啥?!”猪圈还真的能归于安静。于是在我看来爷爷那瘦瘦高高的身板里,似乎总是藏着很多奇妙的魔法,大概是因为这个,我从小就很爱到爷爷家玩。s4f安康新闻网

记忆里,在爷爷家的时光总是很欢乐。他精力充沛,做事风风火火,虽然是教书先生,但上山砍柴,下河种地,家里喂猪做饭,都是一把好手。每到农忙,爷爷是全家总动员,老少齐上阵,干活消遣两不误。“汗滴禾下土”的辛勤劳作,总会在他的雷厉风行中变得欢声笑语。s4f安康新闻网

春天播种,会有一些附近的亲戚邻居或者曾经爷爷教过的学生自发前来帮忙,我背着爷爷为我准备的小背篓,跟随着浩浩荡荡的队伍,沿河边的青草小路一边快乐前行,一边听爷爷讲各种奇闻趣事。到了地里,我尽着自己的兴儿,丢几颗土豆种子,胡乱撒几把肥料,爷爷从不阻拦,还当着大家的面夸赞说:瞧瞧我家孙女,多勤快,多爱干活!s4f安康新闻网

夏天的清晨,我会起得老早,只为了和爷爷一起赶鸡赶鸭。爷爷拿着长长的竹竿,拉直了嗓子一路吆喝,先把鸡群赶上山,再把鸭群撵下河。到了黄昏,我们又一起去河边接鸭群回家。爷爷挺直了背,背着手,在前面走着,我和大肥鸭子们摇摇摆摆地在后面跟着。s4f安康新闻网

秋天,又到了全家人一起收玉米的时节。黄灿灿的玉米收回家,在堂屋里堆成金色小山,这就成了我的探险城堡,自顾自地在玉米堆里上翻下窜,偶尔扒拉出来一个嫩玉米,赶紧上火烤熟,瓜分吃掉。大人们则围坐在“城堡”四周,扒掉玉米外壳,只留少量叶子,再把他们六个一组编到一起,整整齐齐一排排挂到房梁上,像极了农村姑娘梳理整齐的小辫。晚上忙完农活,爷爷总是迫不及待地拿出象棋或者老爷牌,叫大家一起痛痛快快的“杀”几局,“将军!”“调主!”“自摸!”的口号喊得震天响。每当这种时候,奶奶就会搭个板凳侧身坐在一旁,嘟嘟囔囔抱怨爷爷太吵闹,爷爷便大吼几声,“活都干完了,饭也给你煮好了,一天还经文多(事多)!”奶奶便再也不作声了。s4f安康新闻网

每到春节,爷爷会带着我们几个晚辈上山,挨个给太爷爷、太奶奶、祖祖们“上亮”。我们拎着自制的灯笼,小心又兴奋地跟着爷爷在淡淡夜色笼罩的山林中前行,就像进入了冒险大世界。上完亮回家,妈妈、叔叔和婶婶正热火朝天地在厨房准备团圆饭,而爷爷和爸爸会找出家里漂亮的大圆桌放在堂屋正对大门口的地方,再指挥我们去厨房端菜。菜盘的摆放,碗筷的数量,盛饭的多少,爷爷都会亲自把关。摆好以后,我们站在一旁,看爷爷走到桌旁,恭恭敬敬的双手拿起筷子,一边将筷子放在碗上,一边念叨着“爸爸回来吃饭哟”,“妈妈回来吃饭哟”……这就是老话说的“叫饭”,也就是祭祖。祭祖完成,我们还要一起来到外面院子里,爸爸在硕大的柿子树下用白色的粉末画好一些圆圈,爷爷就教我们,怎么给祖先们磕头,怎么烧纸,做完这一系列的仪式,再把大门一关,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一响,团圆饭才真正开始。s4f安康新闻网

那时候的我还太小,很多事情在我眼里都只是有趣的游戏,直到长大成年后才慢慢领会那些庄严仪式背后的意义。只是在爷爷猝然离去后,再也没有人带着我们进行那些古老繁琐的仪式了。有一年春节,爸爸说,一起回家看看爷爷吧,于是我和爸爸妈妈带着纸钱和蜡烛,来到爷爷坟前,很多年了,坟上满是疯长的杂草,爸爸将杂草整理干净,拿出三支香点燃,重重跪在坟前湿答答的泥土上,双手托香高高举过头顶,再缓缓低下头鞠三个躬,最后将香插进香炉。我和妈妈照着爸爸的样子做了一遍,三个人便无言地给爷爷烧纸钱。在那一刻,我想我们都各自在心里给爷爷说了很多话。孙女长大了,而且过得也还不错,总算是没有给爷爷丢脸,如果您真的在天上看着,您应该会依然像从前一样,为我感到骄傲吧。s4f安康新闻网

十年了,爷爷心爱的老房子早已被拆除,他曾精心养护的菜园、果树也早已不复存在,似乎爷爷存在过的所有痕迹都已无处可寻。曾经清晨瓦房上飘起的炊烟、房梁上一排排黄灿灿的玉米、院子里各种各样的果树、田地间快乐的农作、夕阳下听见呼唤摇摇摆摆回家的鸭群,成了我心中再也回不去、也永远抹不掉的美好定格。s4f安康新闻网

天高地迥,觉宇宙之无穷,兴尽悲来,识盈虚之有数。我很欣慰,爷爷的一辈子是那样神采飞扬又潇洒快活。我又很伤感,爷爷到了最后留给我们后辈的,只剩心脏里跳动着的一脉血液。亲人烈火灼伤般的思念,滚烫隐忍的泪水,于逝人都是惘然。但他的善意鼓励,他的耳提面命,他眉飞色舞下象棋的样子,在他离开以后的无数个日日夜夜里堆叠在一起,让我一直记得他,怀念他,也鼓励着我带着他留下的血液,丰富的去过自己的一生。 s4f安康新闻网

(责编:殷婷)